获刑11年的“火书记”,贪腐“现形记”回看

时间:2019-11-22 16:57:33
[摘要] 同年6月参军,成为一名人民子弟兵,并荣幸入选到开国大典阅兵方阵队。参加开国大典阅兵方阵式的战士,都是挑选出来的。千挑万选出的精兵,朱振德如愿入选步兵方阵。回想起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朱振德说:“见到了毛

9月26日,甘肃省定西市中级法院依法公开判处原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甘肃省委员会(CPPCC)农业和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霍容桂受贿、侵占和滥用职权。定西检察院提起公诉后,法院判处霍容桂有期徒刑11年,并处行贿100万元罚款。他因挪用公款被判13年监禁。他因滥用职权被判五年监禁。他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并处100万元罚款。

法院认为,霍容桂作为国家工作人员,在担任甘肃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省政府副秘书长兼省新闻办主任、省政府办公厅主任、武威市市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财产共计1300多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他的行为构成贿赂。指导国家工作人员挪用5000万元公款,用于其他公司的营利活动。挪用公款数额巨大,不予退还。这种行为构成挪用公款罪。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反法律规定的权限和程序,被指示无偿划拨超过1300万平方米的国有未利用沙漠土地,用于银行向其他公司贷款,给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严重的损失。情况特别严重,这些行为构成滥用权力罪。鉴于霍容桂到庭后如实供认了犯罪事实,并主动供认了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大部分贿赂犯罪事实,配合认罪情节,在法庭上供认并悔过,并主动返还部分贿赂财产,法庭依法从轻判决。

12年内行贿超过1300万英镑

下属寄钱是为了“破财避灾”

照片:霍容桂职务犯罪案件审判现场。

2004年,霍容桂被提拔为甘肃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从那以后,他成了亲戚、朋友和企业主眼中的“唐僧肉”。从2004年到2016年,随着甘肃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省政府副秘书长、省新闻办主任、省政府办公厅主任、武威市市委书记等职位的变动,这种“唐僧肉”变得更加令人垂涎。

武威市一家服装企业的老板石某是“狩猎”容桂的消防人员之一。2013年春节的前一天晚上,当史久镛发现霍容桂住在武威市的一家酒店时,他带着准备好的30万元现金去了一趟。当他离开时,他以新年问候的名义把装有现金的袋子放在房间的地板上。霍容桂礼貌地拒绝了。2013年下半年,霍容桂积极协调教育等部门落实“互助保险、共建”的企业政策,确定石氏公司为武威市凉州区中小学生校服指定生产加工企业。

2010年,霍容桂被调任武威市委书记。随着地位的提升和权力的扩大,霍容桂的欲望和勇气也在不断增长。送到他家的财产不再能满足他的贪婪。只要有机会,他甚至出于各种原因索要贿赂。2012年初的一天,在武威区占据领先地位的洪磊向霍容桂的办公室报到。与此同时,霍容桂告诉洪磊,他要去兰州吸引投资和经营项目,其中一些是洪磊所在地区的项目,需要一些资金来“运营”。洪磊听后,明白了其中的含义。他很快给霍容桂寄去10万元现金。2013年初,霍容桂利用洪磊的机会向办公室汇报,并告诉洪磊,他需要一些资金去兰州吸引投资和经营项目。洪随后将一个装有10万元现金的牛皮纸袋送到霍容桂的办公室。

霍容桂受贿的事实,给人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在他担任武威市委书记的7年里,他多次收受下级官员的贿赂。这些官员贿赂他们的原因不仅是为了晋升到更高的职位,而且是为了“省钱,避免灾难”。贿赂他的下属官员费某和苏某在证词中表示,他们贿赂霍容桂不仅仅是为了升职,还因为他们担心他会故意让工作变得困难,在公众面前羞辱、批评和辱骂自己。行贿者向霍容桂行贿后,“火书记”的确“不那么挑剔,态度明显更好”。有些人在工作地点差价调整数方面也受到霍容桂的关注。

据调查,在2004年至2016年的12年间,霍容桂收受并索取了15人的贿赂,其中包括他的远房亲戚鲍磊、侄子和女婿刘、企业主张和吴某以及下属官员张和范。贿赂金额超过1300万元。他还在业务运作、项目承包、土地审批、项目合作、资金使用、工作晋升等方面向上述人员提供了协助。

挪用公款制造人情

结果,有4900万公共资金被借走或没有偿还。

张是武威市一家化工企业的老板。霍容桂被调到武威市市委书记后,张利用霍容桂在公司视察工作中结识了霍容桂。后来,霍容桂带领多次邀请投资的人来到张氏公司。张基本上负责接待,因此两者关系密切。从2012年到2015年,张送给霍容桂100万元、30万美元和一些高档衣服和香烟,还送给霍容桂的儿子3万欧元和一部价值3000元的手机。在贿赂霍容桂的同时,张艺谋还积极利用霍容桂为自己谋取利益。

2016年5月的一天,在与霍容桂玩牌时,张某听到时任武威市交通局局长范某向霍容桂汇报,武威市交通局下属的武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交易集团”)的资金支付了该项目后,仍有一部分剩余。由于当时张的公司资金短缺,他在霍容桂面前对范说,要求贸易集团给他的公司贷款。2016年8月,霍容桂要求张去武威市民勤县洪沙岗工地询问他的企业何时开工。张艺谋再次借此机会说,这些资金还没有落实,并希望洪沙岗管委会借给他一些钱。霍容桂立即表示红沙岗管委会没钱,但现在是老范有钱,暗示张某向老范的交易集团借钱。后来,当张艺谋再次和霍容桂玩扑克时,他向范要钱,理由是要开始一个化学项目。范当场说钱不能借也不能借。霍容桂告诉范,他会想办法借给张一些钱,帮助他开始这个项目。2016年10月,霍容桂再次敦促范借钱给张。

根据霍容桂事后的声明,张某曾多次贿赂他。他和张的关系很好。张提出借钱,他让范从交易集团借钱给张。所以在他的直接指示下,经过与当时的民勤县交通局局长、党委书记和后来的红沙岗管理委员会廖主任讨论后,范于2016年10月31日通过民勤县交通局和红沙岗管理委员会向张氏公司借了5000万元的公款。后来,张将这笔钱用于自己的化工企业。2017年8月,贷款到期,2018年3月,张归还红沙岗管委会人民币100万元,剩余本息仍未归还。

国有土地抵押贷款私人转让

给国有银行造成数亿元的损失。

2012年9月,霍容桂带着时任武威市古浪县党委书记的马和常务副县长王去张氏公司考察项目建设。在调查中,霍容桂问张为什么项目进展缓慢,贷款是否减少。张回答说很难获得贷款,因为没有抵押品。霍容桂当时对马说,古浪县的沙漠已经荒废了几千年,一文不值。他把古浪县的沙漠无偿划拨给张氏公司数万亩用于抵押融资贷款,这样事情就可以解决了。

这样,在霍容桂的指示下,马安排古浪县相关部门负责人以张某的名义将古浪县北部的2001亩国有闲置土地非法转让给公司,并非法取得转让的2001亩土地的土地使用权证书。此后,张某分别向中国建设银行武威支行和甘肃银行凉州支行借款3亿元,以非法划拨的2001亩土地作为抵押。贷款到期后,张氏公司仍欠中国建设银行武威支行共计2.5亿多元。2018年6月13日,建行武威分行与中国长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甘肃分行签订资产转让合同,以8000万元以上的价格将张某的贷款作为不良资产进行转让,给建行武威分行造成1.7亿元的总损失。

公诉人的指控是合理的。

被告在法庭上认罪。

检察官宣读了起诉书。

2019年7月18日上午,定西中级法院就霍容桂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一案举行听证会。审判期间,控辩双方的焦点集中在两点:

第一,霍容桂是命令下属单位向张某企业借钱,以此作为其帮助企业发展的正常职责,还是构成挪用公款罪?

第二,建行武威支行贷给张某的1.7亿元损失是否是由火灾容桂滥用职权造成的。

被告霍容桂在法庭上辩称,他只是向时任武威市交通局局长范某简要提及了向张某公司的贷款。当时,考虑到张某公司是武威市的重点培训企业,他这样做是为了让张某企业顺利发展,带动当地经济。他不知道贷款的数额和方式。辩护律师还辩称,这笔5000万元的贷款属于国有企业,也是由交易集团的相关领导人决定的。被告霍容桂无权利用职务之便,因此不构成挪用公款罪。公诉人在法庭上出示了张某、范某等借款人的证词,证词确认,在5000万元贷款到达张某公司账户后,消防容桂多次收受张某的大量贿赂,并从张某处收受了大量“感谢费”。在借款过程中,他几次明确指出,他证明某个公司会从该贸易集团借5000万元给张,驳斥了火容桂的借口。同时,公诉人详细阐述了霍容桂作为武威市市委书记的职责和权力,以及他在挪用公款中的作用和责任,强烈驳斥了辩护律师的观点。

后来,辩护律师还提出,因张某公司使用霍容桂非法划拨的土地而造成的银行损失不应计入被告霍容桂的犯罪事实。原因是银行贷款有自己的评估体系,这是霍容桂无法控制的。几名目击者在贷款过程中也证实没有人打招呼。贷款完全符合银行的正常程序。抵押土地在贷款过程中的价值由张某公司评估,被告霍容桂未参与评估。因此,该行的损失属于其正常贷款损失,不应归咎于被告霍容桂。霍容桂还认为,他分配土地的初衷是引入私营企业控制武威沙漠的权力。他不知道分配土地的位置和数量。

对此,公诉人在法庭上出示了张、马、王等人的证词,证明霍容桂收受了张的贿赂,并明确指示马将未使用的国有土地转让给张,以获得银行贷款。与此同时,公诉人指出,在本案中,霍容桂收受了企业所有者张某的巨额贿赂,并利用自己的权力非法指示古浪县相关负责人将国有土地转让给张某,向银行申请抵押贷款。同时,张某向张某企业颁发了土地使用权证书。张某将非法划拨的土地和出具的土地使用权证抵押给银行。本行基于对政府行政行为的信任,认定抵押土地属于张氏企业,并最终同意贷款。从最初的非法划拨土地到银行贷款损失,虽然存在其他行为(如土地评估公司夸大土地价值),但不足以在刑法中阻断因果关系。非法划拨土地是由于基于非法划拨土地的错误认定,造成贷款损失。霍·容桂必须对自己的不良行为造成的不良后果承担法律责任。

最后,法院采纳了公诉人的意见,认定被告霍容桂犯有上述三项罪行。霍容桂也认罪并在法庭上悔改,服从法庭的判决,审判取得了良好的结果。

原标题:“火书记”在使用权力时反复无常:下属害怕让事情变得困难、丢脸,而且给钱只是为了“省钱和避免灾难”

贵州快三 河北快三 500万彩票 广东11选5 天津11选5投注